萍姐:我与船运偷渡无关

2013-05-28 15:04:28     来源:侨报网    作者:李竑【     人浏览


离纽约70英里的康州丹伯里市(Danbury )联邦女子监狱。

【侨报记者李竑纽约报道】二十年前,“金色冒险号”搁浅纽约洛克威海滩,造成10人死亡,恶性事件震惊全球。

二十年后,因“金色冒险号”事件被联邦通缉,最后深陷囹圄的郑翠萍,人称“萍姐”,接受侨报记者专访,首度开口,诉说尘封的往事……

经过多方努力,四月的一天侨报记者终于踏上去康州联邦女子监狱专访萍姐的路程。

来到探视室,记者急切地等待着萍姐的出现。之前记者对萍姐外貌的所有印象仅来自她2000年在香港被捕时的那张照片,那也是萍姐在媒体上公开的唯一的一张照片。综合能查到的各种资料,对萍姐最一致的说法是她是“一个矮壮、没有文化的中国女人”。

当从探监室另一端的小门里走出一个步履轻盈、长发披肩、略显消瘦的亚裔女性时,记者一时竟没有意识到,这个从30米开外走来的人正是萍姐。当她的女儿迎上去亲热地挽着她走来时,两人看上去更像是一对姐妹。而面对侃侃而谈的萍姐,你实在无法把她与一个“没有文化的中国女人”挂上钩。

●萍姐近况

“在里面这么多年,过去的事我也细细想过,有时也记一些下来,我的心已经静下来了。我不希望家人和亲戚常来看我,我不想看到他们为我担忧的样子。我总跟自己说,过眼前的日子,不去想将来。其实我最难熬的日子是等候判决的日子,倒不是服刑的时候。这些年想想以前的经历,反倒觉得监狱是最安全的地方……”萍姐淡淡地说。

“我现在每天早上6点起床,7点多吃完早饭,之后便去打扫卫生,打扫卫生是监狱分配的工作,可以拿到报酬,但报酬比较低,他们是希望大家都有点事做,而不是给你提供赚钱的机会。”萍姐表示,“我负责打扫一个单位,大约1个小时就可做完了。监狱里可以上网发电子邮件,每发一个邮件0.15元,可以打电话给亲朋好友,一个月300分钟,监狱里也有健身器,可以锻炼身体,可以看电视。里面也有英文班,我也曾去学过,但年纪大了,记不住。”

“在里面会被人欺负吗?”记者问,“一般不会,当然监狱里什么人都有,有时犯人间也会争吵,打起来。监狱是人性大暴露的地方,在里面这些年,看尽了人性的真面目。”当着女儿的面,萍姐显然不愿意多说监狱里的生活。女儿在去看望她的路上对记者说:“在我们面前都她尽量装做没事的样子,妈妈的性格就是这样,不让我们为她担心、操心。”

在狱中,萍姐依旧改不了爱帮人的性情,看到有人生病,她就去照顾,帮人家洗衣服。一些人饭量大,监狱里的供应的饭吃不饱,她就买东西给她们吃。看到刚入狱的人冬天衣服单薄,她就花100元,在监狱里买御寒的衣服送给她们,时间久了,犯人们都叫她“妈妈陈”。

她说:“现在我有糖尿病、高血压,糖尿病需要运动,照顾病人,给病人洗衣服就当是自己锻炼身体。小时候我过的是苦日子、穷日子,碰到过三年自然灾害,饿怕了,我特别知道饿肚子的滋味。那些非裔很穷,家里没有钱,也没人来看他们。而我每个月家里都会把钱汇进来,划到我的户头上,我不给她们买,她们就会受冻。”

在狱中,萍姐还关注着外面的事,2008年当她从报纸上看到前通发小巴业主陈惠因勒索和恐吓证人被判86个月监禁,陈惠当庭崩溃时,她给尚关在曼哈顿监狱的陈惠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陈惠,我是萍姐。虽然我和你素不相识,我还是冒昧给你写这封信。我希望你要冷静,不要做傻事……”萍姐说,当陈惠判刑后来到Danbury监狱见到她时,陈惠告诉她,对这样的判决结果她想不通,关在曼哈顿时曾试图上吊自杀,她对陈惠说:“你看,你多傻。”

在狱中,萍姐看到关于李英、李航彬摇婴案的报道,她说:“我不相信亲身父母会杀死自己的第一个女儿。”于是,她让家人送5000元钱到美国福建同乡会,让同乡会送给最需要帮助的乡亲,其中3000元捐给了李英打官司。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