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姐:我与船运偷渡无关

2013-05-28 15:04:28     来源:侨报网    作者:李竑【     人浏览


被铁丝网围绕的监狱。

●“我被谋杀了!”

可一提起当年,尘封的往事扑面而来,原本还平静的萍姐眼圈一下子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万万没想到我被判36年!36年啊!!我被联邦和污点证人联合谋杀了!!!”说到这,她几乎哽咽,不得不停下来,沉默了好一阵子……

萍姐说,第一次听到检方指控自己合谋偷渡人口、非法禁锢偷渡客、洗钱、涉及金色冒险号的洗钱、收取绑架赎金五项罪名时,她惊呆了。“我开始时不知自己有这么多罪名,一直认为我只是偷渡罪。偷渡罪最多就判5年,所以当我在香港机场被捕后,我反而一下子整个人彻底放松了。在最初入狱的四天里,我整天吃了就睡,睡醒再吃,人一下子胖了起来。狱中的人议论纷纷:难道这个每天从晚上6点睡到第二天早上6点的人,就是这几天占了各家报纸大幅版面的新闻主角?她就是被美国政府通缉的大蛇头?”

“庭审时,我觉得百口莫辩。这么多罪名加在一起,那么多事硬牵扯到一起,那么多不实之词串在一起,很多事我都是第一次听说,我不知道怎么辩解,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在法庭上,我听到了太多太多的谎言,也看到了人求生求自由的欲望是那么的强烈!”萍姐感慨道。

查阅当年庭审萍姐新闻报道,几乎所有媒体对萍姐在庭上的表现都用了“镇定自若”这四个字,她说,殊不知自己的内心是“翻江倒海”。

“当我听到污点证人翁玉辉仍在撒谎时,我非常气愤,但我克制住自己,我不愿在法庭上有任何情绪的流露,因为,我不愿意再被媒体多渲染了。那时,我用笔在纸上不停地写,记下他所说的一切。后来很多污点证人指正,我都用这个办法,他们说的内容很多都是我第一次听到的,我不断跟自己说:‘他们是在讲故事,不是在讲我。’”

“可是,当我在庭上看到郭良琪时,看到他在证人席上指证我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眼泪刷地就流下来了……

“我想到了他到我家,用枪对着我的孩子,我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那一刻,我几乎要崩溃了……但我必须听下去!于是,我马上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去想开心的事。我脑子里出现了我第一次把5个16-19岁的孩子带进美国,当他们看到美国国旗时,5个人一起围上来,抱着我的脖子,高兴地痛哭起来的画面,我的情绪才稍稍平复下来。”

“我根本不认识郭良琪,自从他到我家打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更不用说与他合作做偷渡。检控官说我从香港给郭良琪打电话,商量偷渡的事。那是有人假冒我的名打的,因为我名声响。你想,郭良琪只见过我一面,他怎么会认得我的声音?其实法庭上很多污点证人的证词都是他们的一面之词。但郭良琪至少有一点让我感动,他当庭承认了他自己做的坏事,承认到我家打劫,他说了实话。”

“你要问我恨不恨那些污点证人,告诉你,现在我不恨他们了,我想是求生求自由的欲望让他们这么做的,也许他们当时也没想到,自己这么说,会导致萍姐被判这么多年。那时有两个黑帮头目手下的打手在等待出庭作证时看到我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用手遮着脸,小声地跟我说;‘萍姐,不好意思呀!’我问其中一个人,‘你几岁了?’那人回答:‘35岁’,我对他说,‘出去后就去结婚,生孩子,好好过日子。’”

“我听说有些污点证人出狱后都不敢到唐人街来,我想他们是不好意思见到熟人,为了救自己而说谎,他们一辈子良心上会有不安吧。”萍姐说。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