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姐:我与船运偷渡无关

2013-05-28 15:04:28     来源:侨报网    作者:李竑【     人浏览


康州丹伯里市,是一个环境优美,干净整洁的小城。如果没有转进监狱那条大道旁醒目的标志牌提醒,你想不到,远处两栋相对独立的白色楼建筑就是联邦监狱。

●压力太大,曾想自杀

从1981年来美国到2000年被捕,这二十多年,萍姐说自己过得是最没有安全感的生活,忠厚老实的丈夫一度想远离纽约,举家到外州开餐馆,但因萍姐因舍不得纽约的基础和人脉而留下。

萍姐说自己生意做大了,容易招风。自从到加拿大接人蛇被抓,案件服刑6个月后,她也意识到被联邦盯上了,同时她的钱财也被黑帮盯上了。“双重压力,整天被人盯着,我险些自杀了。”萍姐说

她说,“我为孩子的生命安全担心,那时孩子小,常常到勿街游戏店打游戏,只要他们晚点回来,我就心神不宁。有一次,小儿子回来晚了半个小时,我一见到他,就气得伸手拧他的耳朵,儿子大叫:‘你为什么打我?’‘我说,你知道吗,妈妈见你还没回来,吓得六神无主了。小儿子11岁那年,一个黑帮头目拿着一张儿子在游戏机店打游戏的照片给我看,虽然照片拍得模模糊糊,但我认为儿子成了他们的目标,他们随时会绑架我的儿子,于是,我把11岁的小儿子送回香港。”

1994年,榕信酒楼一名伙计被绑架,黑帮开出了3.8万的价格,并威胁不能报警。萍姐一边与黑帮讨价还价,一边选择向五分局报警。当着五分局警员的面,萍姐通过电话跟黑帮谈好了价格,定下包厘街国宝银行门口作为交换地点,见到人质给赎金。另一方面,萍姐该人质的家人打电话,告诉他们,万一绑匪撕票,她每个月照样给家人发人质的工资,直到65岁为止。

一名在店里打工来自厦门的大学生自告奋勇去交赎金,萍姐则在车内等候。她和那名大学生商定,在黑帮的车内见到人质后,就把帽沿转到一边,以此为暗号,让警方行动。

谁曾想,行动时出了意外,大学生看到了黑帮车内的人质,把帽沿转到一边,埋伏在四周的五分局警员一拥而上,但第一辆载着人质的车因绿灯先行通过,警方行动时,车子已经开走了,警察没有追上。警方抓到在包厘街口等红灯的第二辆车上的黑帮头子。

“有时我觉得美国警察好笨,”萍姐说,“过了不久,我的电话就响个不停,人质在小喽罗手上,他们继续向我要钱。为了人质的生命安全,那时他们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他们放人。两个小时后,钱还没给,人质就被放回来了。为了躲避黑帮追赎金,我离开美国,回大陆躲避了。”

正是这次离开美国,萍姐被检控官说成是“畏罪潜逃”,她因此也成了国际通缉犯。“其实我根本没有‘畏罪潜逃’,‘金色冒险号’1993年出事,我1994年才离开美国。那时离开美国除了这个原因,还因为在国内山西大同的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失败,被经理吞了巨款,我要回去交涉。”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