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姐:我与船运偷渡无关

2013-05-28 15:04:28     来源:侨报网    作者:李竑【     人浏览

●偷渡客眼中的萍姐

"大时代的大偷渡者"、"蛇头中的蛇头"、“偷渡皇后”这些都是联邦检控官加在萍姐头上的定语,在联邦的指控里,萍姐建立了庞大的偷渡帝国,是这个悲惨、贪婪行当里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然而,在同乡人眼中,萍姐却是个大慈大悲的“活菩萨”。

郑依辉:目前职业:电招车司机

我是连江琯头人,1987年偷渡来美,我不是萍姐的客人。那时亭江、长乐、连江一带的偷渡客个个都想成为萍姐的客人,但大多数人根本搭不上萍姐的关系。萍姐只帮自己的亲戚和村里的乡亲的做。

我不知道萍姐算不算蛇头,如果联邦认定她是蛇头,那我认为她是最有良心的蛇头。别的蛇头不把人蛇当人看待,偷渡成不成不管,偷渡过程卡在哪里了不管,到了美国马上交钱,一时交不出钱的,甚至被关起来,逼家人交钱,而萍姐的做法跟他们完全两样。

那时大家都知道,萍姐事前会跟客人约定几个月到达,要是超过约定时间,她会减偷渡费用;客人偷渡不成功回到家里时,她马上让人送去生活费,让你安心在家等着,等她安排下次。偷渡中转期间每在一个地方逗留,萍姐都会派人给客人送去食物和零用钱;半路上如果客人死了,她就赔钱给死者家人,并且他的家人再一次偷渡全部免费。客人到了美国一时交不出钱的,萍姐就让他们边打工边还钱。

我不是萍姐客人,但我在危地马拉逗留时还吃过萍姐提供的食物。那时好几个人一起在危地马拉等待,其他蛇头都不管客人,就萍姐的客人有吃的。我跟其中一个人混熟了,他就把萍姐提供的食物分一半给我吃。我想这就是萍姐可以把偷渡生意做到中美两国政府都震惊的原因。

另外,在危地马拉,我还亲眼看到了跟萍姐合作的那个台湾人,人称“曹将军”,我觉得那人才是真正的蛇头。那个人在危地马拉可威风了,跟当地官员的关系非常好,当地警察见到他都要向他敬礼。

●采访花絮

在离纽约70英里的康州丹伯里市(Danbury )有一座联邦女子监狱,里面关着1400名女囚,来自世界各国。

丹伯里市,是一个环境优美,干净整洁的小城,路上车辆不多。如果没有转进监狱那条大道旁醒目的标志牌提示,你也许想不到,远处那两栋与周围建筑相对独立的白色三层楼建筑是联邦监狱。

探监的程序并不繁琐,但每道都很严格。经过登记、安检,工作人员在每个探视者右手腕的正反面盖上带着荧光粉的印章,凭着扫描印章,探视者由工作人员带领,通过道道关口,进入探监室。

丹伯里女子监狱的探视室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给成人探视者的,一部分是儿童探视者专用。走进探视室,如果不是窗外铁丝网和探视室里无法锁门的洗手间提醒,你根本不觉得自己来到是监狱。

探视室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会客室,户外明媚的阳光通过大大的窗户洒进来,室内摆放着四排连坐长椅,每隔几张椅子,设有一个台子,供摆放买来的点心和水。室内另一角摆放着几台自动售货机。儿童探视室的设计就像一个幼儿园的教室,由于当天没有儿童前来探视,探视室的门关着。通过窗户可以看到,墙上贴着红色的心,和各种卡通图案,里面有五六张桌子,桌上还摆着一些玩具。

为了方便交谈,前来探视的人自觉地与他人隔开几个位置。探视的亲友可以面对面或紧挨着囚犯说话,给人一种与家人团聚温馨、安全的感觉。而探视室里的三个工作人员就在一张前台桌里,与探视者和囚犯保持一定距离,他们并不打扰探视者与囚犯的交谈,只有到探视时间结束前15分钟,其中一人才站出来大声宣布。工作人员对每一个探视者都显得很有彬彬有礼。

探视室里感觉最特别的是洗手间,洗手间是无法锁上的,门上有醒目的大字提示,进去前需敲门。而每个进去的人都需把门上的牌子翻到“里面有人”的提示那面,如此设计应该是从安全角度考量吧。

(编辑:曹同庆)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