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政府关门僵局

2013-10-14 19:37:00     来源:侨报网    作者:徐一凡【     人浏览

【侨报记者徐一凡华盛顿10月14日报道】美国政府“停摆”即将半月却依然没有重开的迹象。上周四、周五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John Boehner)提出的暂时提高债务上限的方案让人们看到了一点希望,但这个希望很快被周六的两党谈判结果熄灭。民主党占多数的参议院否决了共和党议员提出的将债务上限提高至明年的提案,同时民主党提出的无条件提高美国债务上限的提案也被拒绝。在刚刚结束的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3年会上,多国财长表示了对美国政治僵局的关注和担心;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认为一旦美国债务违约将会从贸易和金融两个方面对世界产生负面影响。而世行行长金墉表示,如果美国国会不提高债务上限,美国和全球经济势必会面临利率上升、信心低落和增长放缓的前景。这样不容乐观的前景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一场灾难,进而也会危害发达国家。

参议院多数党(民主党)领袖哈利·里德(Harry Reid)骄傲表示“我们迄今没有做过任何妥协”,众议院议长博纳鼓励同伴“保持强硬”,因为“奥巴马仍没有与我们谈判的迹象。”而奥巴马总统再次形容共和党是“敲诈勒索”。两党态度如此强硬,而此时距离美国到达债务上限、失去债务再融资能力只有3天时间。这场争论将何去何从,侨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尼尔·布坎南(Neil Buchanan)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

布坎南教授从宪法的角度分析了这场僵局。他说,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第4款明文规定,“美国法律批准的公共债务合法性不容质疑”。这一条款当初是为了解决南北战争后美国存在的巨大分歧拟定的,迄今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在目前的僵局下,这一古老的条款可能会“有用”,因为它意味着美国政府偿付借款的义务不得因某些“任意限制”而取消。若国会制定法律、设有公共义务,就必须履行这些义务。因此这条宪法规定成为避免美国债务违约的一种有效方式,依据这一条款规定,“举债上限”本身就面临着违宪。若美国两党之间、总统与国会之间10月17日前未达成共识、提高举债上限,那么白宫理论上搬出宪法第14修正案第4款,以避免债务违约状况的出现。

但现实并不如此简单。布坎南教授说,奥巴马总统面临着更为复杂的“宪法挑战”。要求总统“花钱”的分配法,限制政府作为税收主体的税法和赋予国会独一无二的将借款用于公共服务的批准权的法律,这三者是相对独立的法律体系。因此如果国会未能按时在10月17日前提高债务上限,事实上就会面临着“三难”的境地。

布坎南教授认为,奥巴马总统将要做的选择,是在三个“违法”的坏选项中,选出一个;换句话说,做什么都将是违宪的。目前奥巴马选择的是不遗余力地提高债务上限。如果在债务上限面前越过国会,如前所说强制提高债务上限,这事实上就剥夺了国会的“独家借贷权”。对于白宫来说,这是“最少的非法”的选择,但这又涉及到美国立国最根本的总统与国会的权力分配问题。“如果奥巴马总统在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上采取单边行动,众议院可能会选择弹劾他。”布坎南教授说。

然而,也有分析人士指出,白宫一旦使用这种方式,将引发国会及白宫究竟谁有权控制联邦政府钱袋子的宪法危机。

于戈,DCI Group,共和党著名游说与公关公司国际问题分析专家

于戈分析,美国国会最主要的权力和职责之一就是审核、修改和批准政府的财政预算。全面性的预算否决是一种战略,往往是当在野党只在国会两院之一握有优势的时候才被使用的。

美国现在的僵局是一场消耗战,每一方制胜的关键是摸准对方的承受底线,并证明己方能给对方造成超过这一底线的伤亡,同时确保自己在消耗战中得到的比消耗的更有价值。这次消耗战的起因是奥巴马的医疗改革。共和党的目的是在医改进入实行之前,抽走医改所需的预算。不过医改并不需要国会拨款。它是通过医保费用自给自足的。仅在众院拥有多数的共和党,在医改法案通过以后,就无力阻止医改的推行,除非它以全面否决预算为人质,要挟参院和白宫。

于戈认为现在的形势对共和党很不利。首先,医疗改革是奥巴马政府的核心政治成就。它是奥巴马上台后最早的政策目标之一;医改也是他使用了自己最多政治成本的项目;医疗改革本身就是美国政坛上的头号难题。眼看自己大功告成的奥巴马,不可能轻易妥协。

其次,在相持过程中,共和党是失血更快的一方。两党的支持者都不愿意看到政府完全瘫痪,影响国防和治安的那一天。为了给对方施加压力,双方都想把对方说成是政府关门根本原因。奥巴马说共和党是得不到玩具就耍脾气的小孩子;共和党说奥巴马没有超越党派政治的领导人风范。一项法案既然已经被国会通过,又被高院审定为合法,落实为政策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美国公众还是更多地把共和党众议员看作是“滋事”的一方。

第三,即便奥巴马做出让步,共和党也很可能得不偿失。共和党的支持者,比如中小企业业主和大型保险公司一直在医改问题上有利益冲突。目前,这些利益冲突的矛头都指向奥巴马。如果医改内容里有了共和党的手笔,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共和党很难做到谁也不得罪。一旦双方达成某种妥协,给医改进一步掺水,如果将来医改失败,民主党也有了替罪羊。而且美国民众今年关心的许多问题,比如国安局非法窃听,移民改革和叙利亚都被政府关门排挤在议事日程之外。即使共和党最终占得上风,也失去了许多可以更加深入人心的机会。

综上所述,一来奥巴马承受底线极深,二来共和党失血更快于白宫,三来共和党即使胜利也得不偿失。许多已经认清问题了的共和党人,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只要奥巴马稍微伸出一点橄榄枝,这场人为的政治危机就会不了了之地收场。

于戈总结道,政府关门在美国政治生活中并不少见。它不是一种危机,而是一种战略。在这里,“政治舞台”真的就是一个政客们互相演戏给对方看的地方。它开幕时总是大张旗鼓;闭幕时总是在真正危机爆发前一秒嘎然而止。

(编辑:郭剑)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