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和反美—— 查韦斯的两手政策

2013-03-06 08:30:30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     人浏览

美国和拉美差不多同时独立,今天的国际地位为何有天壤之别?这需要查韦斯们认真思考。

2008年9月21到27日,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对中国、俄罗斯等国进行了国事访问。一路走来,他尽显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一贯作风:在中国,他说中国坚持走的社会主义道路将是“拯救全人类”的唯一道路;在俄罗斯,他不仅采购约10亿美元的武器装备,还表态支持把卢布变成世界货币的想法;在白俄罗斯,他向同遭西方排挤的卢卡申科总统提议建立“反美战队”。

如用两个字来串联此次环球访问、并简述查韦斯的外交理念,无疑就是“反美”。

全球“反美共主”

事实上,执政10年来,查韦斯的最大外交成就就是差不多成为了全球“反美共主”,他讥讽美国总统布什为蠢驴、酒鬼和战犯,称呼国务卿赖斯为“吊唁”,与伊朗总统内贾德和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等“反美钉子户”把臂同游,过从甚密,全球对美不满的国家、地区或个人都有意无意地在与他接触。在委内瑞拉国内,查韦斯命令自2006年圣诞节起,该国公共场所禁止使用圣诞老人和圣诞树,因为那是“美国人的节日标志”。

尽管遭到了愤怒的西班牙国王的斥责,查韦斯显然没无改弦更张之意。身为一国总统,他为何没有政治家的稳重低调,反而热衷于进行高调而幼稚的反美表演?

一个重要的原因在美国的倒行逆施,反美在今天已是一种时髦甚至英雄行为。

美国在巴以关系中长期偏袒以色列,这是中东反美情绪的根源;伊拉克战争大量伤及无辜,严重削弱了美国霸权的道义基础,损伤了美国的软实力;美国在多哈回合谈判和《京都议定书》上的自私和不公正立场,次贷危机对世界经济的拖累,都为本已高涨的反美情绪火上浇油。

在拉美,反美情绪同样非常广泛。拉美长期以来是美国的“后院”,拉美人对美国虽然仇恨但又摆脱不了的情意结,再加上拉丁人浪漫、狂放的性格,使查韦斯式的反美表演拥有足够多的拥趸。委国是美国的第三大石油来源国,如果查真的恨美国,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切断输油管道,但他并没有这样做。这样一来,查的口头反美姿态,足够他凸显自己不畏霸权的自信和勇气,又不用付出实质性的代价,显然,这是一桩没有风险又很风光的买卖。

“反对改革就是反对查韦斯”

实事求是地讲,查韦斯虽然言行出位,但并不是一个独裁者。他几次以高票当选总统,并通过了多次全面公决的考验,委内瑞拉没有政治犯,报纸不受限制,经常讽刺查韦斯,反对党也公开地自由活动。执政10年来,查韦斯推动的一系列社会发展计划深得民心。例如,社区医疗服务计划可使全国数百万贫困人口长期受益,教育计划则可帮助150万人扫盲。

但这并不意味着查韦斯得到了全民拥戴。由于执行民粹主义的政策,查韦斯和该国的中产和工商阶层非常隔膜,而他去年所推出的全民公决——取消总统只能连任两届的限制,从而使他可以无限期地竞选连任;允许政府在紧急情况下审查媒体;国有企业不能实行私有化;政府有权征用土地以保证粮食供应等等——更把包括他的精神导师和前妻在内的铁杆支持者推到了反对者一边。而政府价格管制下不时出现的超市供应短缺,也使普通民众的心理天平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委内瑞拉国内的局势并不稳定,时常有游行和街头冲突。

在此情势下,反美成为查韦斯获取统治合法性的重要工具:如果你反对修宪,你就是“叛国者”,“反对改革就是反对查韦斯”,查韦斯成功地把反对者和美国捆绑了起来。在拉美,只要政治家能找到危机的外部原因,诸如全球化、市场经济、帝国主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等,那么,大众丝毫不会认为这些主张本身存在什么问题,错的只是外部环境。

这就牵扯到包括委内瑞拉在内的拉美政治的一个显著特征:民众有民主热情,却无民主修养。他们毫无耐心,只要生活水平稍有下降,立即上街要政府下台,无视法定程序。一切全凭感觉和一时的冲动,没有人去考虑某项政纲是否符合民族的长远利益,一切以当下的心情和需要为念。在这种“民意如流水”的难以把握的情况下,政治家其实也是如履薄冰,除了迎合民意,他们其实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拉美国家大部分在19世纪初就获得了独立,但近200年后,该地区却似乎成了世界上现代化失败的典型。历史书告诉我们,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帝国主义的掠夺:西班牙掠夺了多少黄金,葡萄牙运走了多少白银,美国如何横行霸道。然而,现实的拷问是:美国和拉美差不多同时独立,今天的国际地位为何有天壤之别?这是需要查韦斯们认真思考的问题。

(编辑:曹宸奥)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