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医疗 甘苦自知的俄国人

2013-10-20 16:44:06     来源:侨报综合    作者:【     人浏览

  “穷医生”们的“灰色收入”

  糜绪洋说,在俄罗斯有些医生看到中国病人的第一句话便是:“敢问贵国的茶叶好坏有几等?我可喜欢贵国的茶叶了。”

  新华社报道,医生收红包,这在俄罗斯已是公开的秘密。

  俄罗斯人季马说,俄罗斯医生的收入一般偏低,甚至不到普通人的平均工资水平,所以很多医生会收红包或者礼物,以弥补收入的不足。在俄罗斯,病人和医生都默认这种行为。

  医生收红包跟俄罗斯医疗经费紧张有一定关系。

  如今,苏联时期的免费医疗模式逐渐浮现出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如医疗保健事业实施预算拨款,导致医疗费用出现严重匮乏。

  有资料统计,在苏联解体前的1990年,全国医疗卫生支出占当年国民收入总额的19.6%。

  观察人士吴学兰称,俄罗斯现在医疗开支占GDP的比例约为4.7%,而这项开支只有达到6%,俄罗斯的医疗水平才可以勉强追上欧洲的实际水平。眼下俄罗斯整体的医疗水平不够,又加上一个非常庞大的免费医疗制度,这个负担对于国家来说比较大。

  国家财政负担的日益加重,导致医疗经费不足成了较为普遍的现象,医疗机构的医疗设备不能及时更新,设备陈旧。而且,以行政手段推行计划医疗,进一步导致了“吃皇粮”的医护人员工作懈怠。这样的制度剥夺了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挣钱的任何机会,也直接导致“穷医生”们很容易有“灰色收入”。

  按照当地人的潜规则,病人病好之后通常会送一些不太贵重的礼品给医生,例如要花三五百卢布(15美元左右)买盒巧克力之类的小礼品。

  在俄罗斯,急救是免费的,但在实际操作中,有些医生会索要红包,而这取决于医生个人,当然也有病人会自愿送礼物给医生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头破血流争免费指标

  “允许付费医疗的存在是件好事,给人更多的选择空间。”

  在俄罗斯,癌症患者或需做心脏搭桥一类大手术的患者就医还是相当难的,国家不能全额负担这些人的医疗费用。在俄报刊杂志、广播电视里经常可见呼吁人们献爱心一类的内容,说某儿童罹患血癌,病儿需要几万卢布做手术,呼吁大家慷慨解囊。

  瓦利娅的丈夫阿纳托里一年前在莫斯科中央医院做了心脏搭桥手术。瓦利娅提起此事至今仍心情不平静。她说,丈夫作为科学院的研究员,每月工资只有8000多卢布,根本无力担负国家规定的25万卢布的心脏搭桥手术费用。

  操刀的外科总医师告诉瓦利娅,要想不交这25万卢布,就得去莫市政府卫生局去争取免费的指标。为争取这一指标,瓦利娅无数次奔波于科学院和莫斯科政府之间,好容易盼到了批文,还要到市卫生局去排队。

  瓦利娅在市卫生局的门口排了一昼夜的队,终于拿到了指标。瓦利娅说,队排得好长,足有上千米,有人为了加塞不排队,不惜大打出手。她亲眼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长者被打得头破血流。

  指标到手后,瓦利娅还要拿钱打通各个环节:从操刀的外科医生、麻醉师到护士,瓦利娅不记得花了多少钱。

  在苏梦夏看来,不能简单用“好或不好”来评价俄罗斯的免费医疗制度。免费医疗确实为俄罗斯民众提供了基本的医疗保障,但她依然认为,允许付费医疗的存在是件好事,给人更多的选择空间。

  近些年来,莫斯科出现了不少私人医院。虽然看一次感冒的诊疗费用需要交1500卢布,住院治疗每天的开销要4500卢布,但先进的医疗水平和温馨周到的护理还是受到不少高收入人群的青睐。

  这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俄医疗体制存在的问题。

  不过,面对这种情况,俄卫生部门的官员和专家们依然坚定地认为,俄全民强制医疗保险基金制度的方向是对的,应继续坚持下去,国家所要做的就是继续加大对社区基层医疗单位的投入,细化医疗服务标准,这也是俄罗斯普通民众的期盼所在。

(编辑:雷声)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