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的梦 难念的经

2013-10-20 19:40:22     来源:侨报综合    作者:【     人浏览

    俄罗斯并不是第一个宣布实施免费医疗的国家,目前,英国等欧洲一些国家以及南非,甚至印度、朝鲜等国都宣布实施“免费医疗”制度。应该说,全民免费一直是人类社会福利追求的一个梦想。

  可是,各国的免费医疗制度又是如何运转的,被“免费医疗”环绕的西方国民真的有那么幸福吗?

  事实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免费可以有,可免费的代价也极其巨大。

  对于中国而言,即使要想实现全民免费医疗,需要接受挑战的不仅仅是政府的财政,还有极其棘手的社会公平问题,比如奢侈的公费医疗。

  英国:免费缺乏吸引力

  上世纪40年代,英国建立“人人都可享受统一标准医疗服务”的“国家保健体系”(NHS)。英国也成为世界第一个向全民提供免费医疗的国家。这一体系被视为一大创举,让民众——特别是穷人消除了对生病的恐惧,不会因负担不起看病的费用而烦恼。

  北京《环球时报》报道,该报一名记者不久前刚派驻伦敦,去所住社区一家诊所进行医疗卡注册,看到里面有10多人在候诊,他们都是至少5天前预约的。由于是“一对一”看病,就医的环境显得不错,看的时间也比较长,不过,这使在外面等待的人等得更不耐烦。

  一位名叫麦克的中年男子抱怨,他预约已经一星期了,在这里还得等一上午。麦克说,很多人由于嫌预约手续麻烦,等待时间长,便选择到私人诊所就医,费用要高得多。

  事实上,在社区诊所和医院看病本身确实是免费的,但英国医院本身不设药店,病人只能凭医生开的处方去药店买药,药费价格不菲,而且取药时还得交几英镑的“药方费”。

  小病可以等,但大病怎么办?

  今年2月,英国对十几家病患死亡率居高不下的医院进行调查后发现,一些医院卫生水平低下,病人家属有时被迫自行拆除绷带。

  调查报告还曝光称,有医院的病人整整一个月没法洗澡,无法自己进食的病人因得不到帮助而挨饿,有的则因为太口渴只能喝花瓶里的水。

  英国《评论者》杂志称,2012年伦敦奥运开幕式对NHS进行了“爱国主义的热情歌颂”,称其为“全世界羡慕的对象”,但没有发达国家试图复制英国的医疗保健系统这一事实表明,NHS并没有英国人想象的那么有吸引力。

  事实上,对NHS的崇拜已经导致英国人为此付出生命代价。英国《每日电讯报》也称,特别是对于心脏病、癌症或者中风之类的大病患者来说,英国成为他们最不愿意在此接受治疗的发达国家。

  即便如此,英国的医疗体系也已经“入不敷出”。目前,英国在医疗上的支出占GDP8%左右,其中政府财政拨款占国民保健费用的至少80%。由于不堪重负,英国今年4月宣布进行医疗改革。BBC称,NHS的成本以高于通货膨胀的速度上涨,如果不改变,将来NHS将不得不实施配额制。

  加拿大:看的起,等不起

  2012年,一位在加拿大的华人在微博上抱怨:“经过从6月到10月的等待,今天终于见到了专科医生。看完医生,拿到胃镜预约的单子,上面写‘2014年7月’。”

  这样的抱怨并不是个案。据统计,加拿大仅3000多万人口,但有近100万人在等待治疗。

  加拿大的全民免费医疗保健体制,被视为世界上最好的医疗保健体制之一。加入医疗保险后的公民和永久居民持“健康卡”(一张带有照片的医疗磁卡),看病、诊疗、化验、透视、手术、住院都可享受免费服务。

  但这个足以令加拿大人自豪的体制,近年来却遭遇了严峻的挑战,其中一个最让百姓头痛的问题是候医时间太长。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加拿大的全民免费医疗保健体制的一些弊端日渐显现:医疗开支暴涨,各省、区的医疗支出平均每年以10%甚至更高的速度递增;医疗设备落后,一些医院的X光机、核磁共振设备等还停留在一二十年前的水平;供需矛盾突出,加拿大人候医时间之长令人震惊,病人怨声载道,甚至还把政府告上了法庭。

  据加拿大弗雷泽研究所2008年的一份报告,加拿大人全国平均候医时间为18.3周,做个CT、B超等检查的全国平均等候时间为4.8周。2009年初,美国就奥巴马医保改革法案展开全社会大讨论时,反对者曾以一位深受候医时间太长之害的加拿大老太太的亲身经历,拍了一个广告短片,强调“千万不能改成加拿大那样!”

  有当地华人曾感叹加拿大医疗制度是“便宜无好货,好货不便宜”。大部分实施免费医疗国家为避免“过度医疗”,采取了种种限制措施,如“分层医疗”,规定患者先要看家庭医生(全科医师)或社区医生,是否要转专科医生或医院,要家庭医生说了算,除急诊外医院不直接接受门诊。但这种“全科医生”实际上仅仅是个类似中国过去“赤脚医生”的角色,其诊所里连最简单的治疗都难以独立完成。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