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腿547天 等来“免费医疗”

2013-10-20 17:02:34     来源:侨报综合    作者:【     人浏览

  

郑艳良演示自己锯腿时的情景 图片来源:新京报

    一把钢锯、一把小水果刀、一个裹着毛巾的痒痒挠,河北农民郑艳良用这三样简单的工具,在家中床上将自己患怪病的整条右腿锯下,为忍住疼痛他咬掉了四颗槽牙。

  就在俄罗斯免费医疗的消息让不少中国人眼红的同时,一条“农民没钱看病自锯右腿”的新闻在网络上炸开了锅。

  锯下右腿的硬汉,让外界见识了中国人应对看病难的决绝与无奈“自救”的悲情。

  中国坊间有言曰:“救护车一响,一年猪白养;住上一次院,三年活白干;十年努力奔小康,一场大病全泡汤;小病拖、大病扛、病危等着见阎王。”

  在此语境之下,人们也许就理解中国人对于免费医疗的欲望饥渴,同样也能理解为何俄罗斯宣布免费医疗的消息传到中国后,人们犹如当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一样憧憬向往。

  迟到的免费

  锯腿547天 等来“免费医疗”

  10月12日,郑艳良原本冷清的家突然变得喧嚣,全中国各地媒体纷纷赶来,车辆停满了他家门口的小道。

  北京《新京报》报道,保定市第二医院院长葛长青在查看郑艳良病情后表示,初步观察,其左腿小腿骨裸露,仍有溃烂流脓的迹象,必须去医院治疗,“费用问题不用考虑。”

  这是郑艳良锯腿的第547天,他终于等来了国家的“免费医疗”。

  2012年正月,当北京某医院宣判河北保定东臧村村民郑艳良“死刑”(后经诊断为动脉硬化引起的栓塞,并非绝症)后,回家前,他的妻子沈忠红买好了丧服,准备随时给丈夫办理后事,郑艳良也等着他人生终点的到来。

  沈忠红说:“有的医院说没法治疗,不接收我们住院,有医院说要一次交付30万元押金,后续治疗费用得百万元,我们没这个经济条件。医生告诉我,他顶多活三个月”。

  从医院回来后,郑艳良就进行保守治疗,他的腿逐渐出现大面积溃烂,2012年的农历二月份开始流脓,农历三月底发现有蛆往外爬,他几次说过要把腿锯掉。

  4月14日上午,不堪忍受长期病痛折磨,郑艳良嘴里咬着缠上毛巾的痒痒挠,用一把钢锯和一把小水果刀锯掉了自己的右腿。

  10月上旬,郑艳良割腿自救的举动被媒体报道,举国震惊。就在这时,一则俄罗斯实行免费医疗的模糊新闻闯进中国人的视野,并在网络上炸开了锅。

  网民们纷纷借俄罗斯免费医疗的举措来抨击当局的麻木不仁和现有医疗保障体系缺陷。

  有网民愤怒地说,如果当地父母官少吃一顿公费宴席,郑艳良至少可到医院锯腿,而不是自己在家里锯。

  悲情的自救

  挥刀剖腹、“钢的肾”、“山寨呼吸机”

  在中国,郑艳良并非因看不起病而选择残忍自救的第一人。

  2011年5月8日,母亲节这天,身患布查氏综合征的重庆农妇吴远碧挥刀剖腹,放出肚内积水,最终不治身亡。

  郑艳良、吴远碧这种自残式的自救属于少数,更多看不起病的人想尽各种方法在家治疗,以避免医院高昂的治疗费用。

  2013年1月,江苏海安曲塘镇人胡颂文自制“钢的肾”维持生命13年的故事成为了微博话题。

  自从1993年被确诊为尿毒症开始,胡颂文就得靠着透析生活,为了省钱,胡颂文用厨具、容器和简单的仪器在家自制了一台“血透机”。有了这台血透机后,一个月需做13次血透,总共算下来也不到1000元。自制“钢的肾”减少透析成本,甚至还“科普”给其他患者。

  无独有偶,10名尿毒症患者自建了“自助透析室”的新闻2009年曾被报道。这些付不起医院高额透析费的病人,在北京通州郊区组建了一个大家庭,维系这个家庭的就是三台二手的血液透析机。

  今年初,还有媒体报道,在浙江台州黄岩区干坑村,付敏足夫妇因为支付不起儿子高额的医药费,他们自制了一台“山寨呼吸机”来维持儿子生命。5年来,他们24小时轮流捏呼吸球,从不放弃。

  在外界看来这些中国人的自救方式令人匪夷所思,不过也正是中国病人震惊世界的悲情自救一次次给中国的医疗保障体系敲响了警钟。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