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万民众呼吁以家庭价值为核心的移民改革

2013-04-12 05:51:13     来源:侨报    作者:徐一凡【     人浏览

【侨报记者徐一凡4月10日华盛顿报道】4月10日,数万民众聚集在华盛顿市中心国会山前,呼吁国会成员尽快完成以亲属移民、家庭团圆为基础的移民改革。请愿者们为1100万非法移民呼吁国会尽快给予公民身份,并反对国会以牺牲亲属移民为代价增加职业移民的名额。

亚裔司法正义中心Asian American Justice Center (AAJC)是组织民众参加的数百社团中的一个。一大早,会长和行政主管摩亚(Mee Moua)就在最高法院背后的改革路德教会再次向会员宣传家庭团圆为基础的移民改革,向他们交代下午集会的注意事项。

摩亚用老挝语和英语交替着告诉会员们,促进以家庭价值为核心的移民系统的改革,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如果作为当事人的自己不努力,没有人可以代替自己奋斗。旧有的移民系统让成千上万的亚裔美国人家庭与亲人分离达数年、十数年之久,需要民众促使国会尽快通过相关法案,使这个问题得到解决。

摩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出生老挝,自小作为战争难民随父母先去到泰国又来到美国。三个叔叔有在泰国的,有在老挝的,有在法国的。父亲希望把自己的父母兄弟接到美国,但取得公民身份经过了漫长的道路,亲属移民的排期又很长。在这期间,摩亚的爷爷去世了,没能等到团圆。叔叔们有了自己的家庭,孩子,很难割舍一切来美国与哥哥团圆。一位叔叔来到了美国,但因为与婶婶两国分居,最终以离婚告终。摩亚说,这份经历鼓舞着自己为移民改革出力,避免类似的家庭悲剧发生在其他人身上。

下午三点,国会山门前已经是人山人海。拉丁族裔人为主,人们扶老携幼,穿着白色为主的T恤,举着“现在正是时候”“奥巴马我们倾听了你,现在请倾听我们”的标语,喊着有节奏的口号,呼吁以家庭为中心的移民改革。发言人多用西语,语调铿锵,时时引起欢呼。

人群中常常有美国白人的身影。他们为了朋友、邻居因为旧有移民制度造成的苦难也来敦促国会尽快进行移民改革。

这些集会民众来自全国各地。北卡罗莱纳、明尼苏达、纽约、加州…都有民众参与。马里兰州移民权益组织(Casa de Maryland)拥有“地利”优势,组织了2500人参加。

集会民众中亚洲面孔不多,华裔更少。来自中国的姑娘小如告诉记者,中国移民中自小随父母来美的不如拉丁裔多,加之中国人不大愿意在政治活动中抛头露面,因此比较少见到中国移民参与此类呼吁活动。

此次呼吁尽快进行以家庭为中心的移民改革是自发的,也是由各个不同的组织小范围组织民众,最终联合起来进行大规模机会的,其中亚裔相关组织有亚裔司法正义中心 (AAJC)、亚裔美国人正义促进中心、亚太裔美国人全国委员会 (NCAPA)、国会亚太裔美国人党团(CAPAC)等等。

故事

墨西哥移民格里吉拉

格里吉拉现居加州,这次特地坐飞机六小时、花费上千美元来参加这次集会,呼吁即将进行的移民改革要以家庭团圆为重点。

格里吉拉今年五十三岁,来美国已经将近四十年。这四十年里,她在美国认识了境遇相似的丈夫,结婚,生子。但是,远在墨西哥的兄弟姐妹总是心上的一根刺,挥之不去。十年前,她终于成为公民后,试图为父母和姐姐、弟弟、妹妹申请来美。很幸运,几年后父母来到了美国与她团圆,但不幸的是,名额有限的“远亲移民”让自己的兄弟姐妹至今还在排期当中。这十年中,父母因为年纪大终究没有再回到墨西哥,后来终老他乡,也没有机会让其他的儿女来美见到最后一面。

格里吉拉说,父母遗憾地去世让她每当想起就难受万分,而她自己从十几岁后一直到四十多岁的时候才真正再见到姐姐、弟弟和妹妹,因为假期不长团圆的时间却还总是很短。她总是思念着他们,而工作和自己的丈夫、儿女又是不可能放弃的牵挂。她笑着说真不知道多年前来到美国寻梦是否正确,笑容里有一丝无奈。

不过格里吉拉没有放弃希望。她说,今天来国会门前集会,希望立法者抓紧时间进行移民改革,希望大家的问题快快解决,也希望自己最终能与兄弟姐妹在美国相见。

哥伦比亚移民玛莎

玛莎是来美国上学的,学生签证到工作签证,一切都合法而顺畅。非法移民这件事情,本来与她并无切身关联。

但玛莎身边有太多的哥伦比亚朋友并没有机会通过“合法”的渠道来美,她目睹了无数因为“非法移民”或者“没有得到亲属移民名额”而带来的生离死别。到马里兰移民权益组织后,这样的故事更是每天围绕着她。玛莎告诉记者她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曾经到她们组织寻求援助的母亲,她的女儿刚刚随着妈妈偷渡来美国时才十四岁。刚越过国境线就被边境执法者抓住。因为年龄太小,并没有被遣送或者进入监狱,只是暂住在收容所,需要监护人来领。但是,监护人必须是公民。她是女儿唯一的亲人,又是非法移民无法领出女儿。十四岁的女儿在收容所里天天哭,妈妈在外面一筹莫展,万般无奈只好找移民权益组织求助,直到现在问题也还没有解决。

玛莎因此坚定了要减少这样的悲剧的想法。她更加努力地工作,和同事们一起为非法移民合法化、增加亲属移民名额而努力。玛莎身旁的朋友是一位土生土长的美国姑娘,但她愿意以人类共同的亲情的名义工作。玛莎和朋友们这次组织了2500名民众前来集会,他们都想敦促美国尽快完善移民制度,完成以家庭团圆为中心的移民改革。

洪都拉斯移民维里安

维里安今年19岁,10岁的时候在祖国洪都拉斯生活穷困,父母带着他偷渡来美。

维里安还算幸运,小学、中学因为美国保护儿童的政策并未被遣返,因为“学生梦想计划”还办下了暂缓遣返的证件,进入了皇后社区大学(Queensborough Community College)读书。但是,因为没有合法身份,父母一直打零工,维里安一直生活在贫困的环境里。除此以外,祖父母、外祖父母、和父母的兄弟姐妹,这些亲戚在10岁以后再也没有真正见过,平时只能靠电话联系。网络发展起来后,偶尔维里安还能和这些亲人视频,但终究还是无法探亲或者把他们接来。

这次,维里安和同学们别出心裁地带来了他们各自放大的照片,在集会现场用力举得很高。照片上的维里安用少年人特有的清澈目光看着国会。他说,他和同学们想用这种方式告诉立法者,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故事,但他们有着共同的心愿,希望用自己的诚意打动相关立法者,尽快完成移民改革,和家人团聚。

露西(Lucy)与TC Young(杨)

露西和杨没有自己的移民故事。露西出生在美国,杨在七十年代来美,成为美国公民已经十好几年。他们的祖国都是老挝,但祖先来自中国。被美国人称为“蒙”(Hmong),其实是美国人对于“苗族”的特殊叫法。

杨自己没有受过非法移民的苦,以难民身份来美,后来一步一步取得了公民身份。露西的父辈来美,自己从出生起就是美国公民。但是,目睹了同胞因为亲属移民名额不够、来美方式非法而有家不能回,有亲人没法见的苦楚,他们很愿意为他们做些什么。作为一个促进“蒙”人移民享受公民权益组织的志愿者,他们随同伴们一起来到华盛顿,为移民改革奔走呼号。

中国姑娘小如

小如22岁,身边的妹妹11岁。小女孩脸被晒得通红,却总是想把仅有的半杯水一点点泼到姐姐的T恤上,想让姐姐凉快一些。看得出,姐妹关系非常亲密。

小如来自中国福建。她说,八岁的时候,父母为了生计偷渡来美,只带了她。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弟弟妹妹,都留在了国内。父母希望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再把老人和其他的孩子接到美国来。没成想,一直到如今依然是非法移民的身份,根本无法见到父母子女。到美国后,小如的父母又生了一个妹妹,比小如小十一岁。妹妹一出生就是美国公民,但只有到她满二十一岁时才能帮助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移民。还有十年。

工作难找,父母远在外州打工,工资低,没保障。小如一个人带着妹妹在纽约艰难地生活着。小如小学、初中成绩很好,拿遍了学校的奖项,可是高中的时候她难过地意识到,书读得再好,没有身份,申请大学是很困难的。小如没有放弃。去年,她经过努力,终于拿到了“学生梦想计划”的两年临时绿卡,这是美国暂缓遣返十六岁以下就来美的青年非法移民的措施。小如一边在社区大学读书,一边在餐馆打工。每周十二小时,辛苦无比,但小如还是坚持工作读书两不误。

小如把自己称为“追梦者”。她说她还有很多伙伴,来自菲律宾,来自新加坡,面临着相似的境遇,艰难地追寻着美国梦。她愿意相信今年是一个最好的契机,希望能够通过以家庭为中心的移民改革完成家人团圆的梦想,再好好上学,去追寻更为高远的“美国梦”。

观点

正方:美国人的价值体系里,家庭一向是中心。家庭团圆符合民众的利益,应该是两党共同努力的目标。职业移民要加强,要吸引高科技人才来美国,但是家庭毕竟是基础。即使是高科技人才,也需要家庭移民保证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职业移民不应当以牺牲亲属移民为代价,两者都应当加强。移民为美国创造财富,为美国做贡献。促进以亲属移民为中心的移民体系改革,能够促进美国经济发展,帮助美国参与全球竞争。

反方:非法移民合法化,再通过亲属移民让往日的非法移民携家带口来到美国,这对于努力学习,辛勤工作,苦苦等待的合法移民是不公平的,甚至对“偷渡”等负面行为有鼓励作用。美国的建设需要的是高素质的人才,而非某种抽象“价值”,更非不择手段来美又寻求美国公民权利的非法移民。美国的国力强盛,但也有限。如能加强两方面的移民当然是好,但若超过美国的承受能力,是不现实的。

(编辑:文章)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