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养老”叫响中国养老产业

“不给孩子们添负担”不仅是一些养老院老人的重要想法,也是目前很多养老产业经营者的宣传标语。一时间,在中国的发达城市里,比服务、拼管理,晒奢华,“居家养老”、“康复养老”、“度假式养老”等一系列养老模式渐渐火热起来。

中国式高端养老在发达城市兴起 叫好也叫座

【侨报记者蓝一莲北京报道】“每天清晨有护工叫早,然后我们起来到喷泉广场去跳操、锻炼完到食堂吃过早餐后可以去阅览室读报、也可以去音乐厅参加合唱团,午饭和晚饭的品种很齐全,若不想去食堂可以打电话叫餐到家里。每周都会有医院的护士来家里测一次血压和血糖。方便、周到。”描述起如今的生活,80岁高龄的李岭和老伴宋金英面露喜色。

太阳城老人闲暇时制作的手工艺品

十年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曾退休于北京市东城区某市政单位的李岭和宋金英决定从北京市东二环的家里搬进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的太阳城老年公寓。记者看到,在这间130多平米的公寓里有两个卧室、开放式厨房、落地窗,房间里铺着防滑地板,在近两米宽的阳台上放满了绿植,客厅中间则摆放了一个舒适的躺椅。

据李岭介绍,他们今年又预定了太阳城在建的更高端的一套“水岸香舍”公寓,约70平米,五年租金约32万,预计今年9月份就可入住,他似乎已与老伴宋金英达成了高度共识,“不给孩子们添负担,不回城里了,就在这里养老等终”。

太阳城养老院内

“不给孩子们添负担”不仅是李岭和宋金英这样进住养老院老人的重要想法,也是目前很多养老产业经营者的宣传标语。一时间,比服务、拼管理,晒奢华,“居家养老”、“康复养老”、“度假式养老”等一系列养老模式浮出水面。

而近年来,名为“高端养老”的口号再一次叫响了中国的养老产业市场。北京、上海、广州等经济发达城市,纷纷打出了“五星级养老服务”、“私人管家一站式服务”、“度假养生全方位尊享”等广告牌,甚至有媒体曝出广州惊现天价养老院,市民养老须花费45万元买一个VIP床位。

何为“高端”?从事养老产业十余年的中国“百龄计划”养老产业联盟秘书长张华正向记者解释说,在传统观念里,去养老院的多是生活无人照扶、难以自理的老人。新型的高端养老产业则多是为需要享受私人服务、高品质医疗及照料的老人提供的兼具养生、养老、度假、休闲等功能的场所。

探访“美式”养老社区“云杉镇”

【侨报特约记者吴小滨天津报道】建筑面积18.5万平方米、拥有2277套公寓的轮转式养老社区(老人可在大陆其他省市开发的养老社区进行轮转居住),这是天津市宝坻区云杉镇正在销售的养老公寓,近日迎来它的首批入住会员。

它拥有两大美国元素:采用的“养老公寓结合普通住宅和高端别墅”模式,借鉴自洛杉矶郊区的一家大型社区;社区的设计,由美国JWDA建筑设计事务所完成。

云杉镇全名“云杉镇宜老社区”,位于天津市宝坻区牛道口镇,总建筑面积82万平方米,距北京72公里,距天津市中心约80公里。社区由三部分组成,已建成的轮转式养老公寓,待建的普通住宅和高端别墅。

图为小套户型公寓的房间内设。床板较硬,专为老年人的习惯定制。

云杉镇边上有一片农场。云杉镇销售总监聂雯雯介绍,这是占地约300亩的"云杉农场",在这里,老年人可租一片园地,种植番茄、青椒等蔬菜。待蔬菜成熟后,可以拿给社区兑换工分,凭一定量的工分可以换取奖品,如餐饮券。

“这样一来,老年人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生活更加丰富。”她说,建立云杉农场,是围绕“宜老”来打造社区的其中一项内容。

云杉镇有一座前面高10层、后面高约20层的双子楼连体建筑,这是“云杉酒店”,聂雯雯介绍,社区的餐饮、娱乐和医院等配套设施大多集中在这里,棋牌、健身、图书馆、老年大学等应有尽有。酒店按照四星级标准建设,可供看望老人的子女或朋友住宿。

北京太申祥和山庄“以医养老” 为侨服务

【侨报特约记者吴小滨北京报道】在不收取会员月费和年费的情况下,怎样为敬老院的开支提供财力支持?北京太申祥和山庄(国际敬老院)在运营的初期,遇到上述难题。

会员每天上交的12元(人民币,下同)餐费以及每月交纳的水电费等,根本不够填补敬老院庞大的开支,这让创始人杨海金很伤脑筋。如何有效解决这一难题,3日上午,坐在山庄古色古香的茶厅内,中国红色保健研究院院长、北京太医馆首席亚健康专家闫民川向记者介绍了山庄"以医养老"模式的由来。

太申祥和山庄的官网上写道:"2004年底,北京太申祥和山庄(国际敬老院)成为首家通过ISO9000和ISO14000双标认证的敬老院……是北京市唯一一家为侨服务的定点单位。" 闫民川说,最初定位为国际养老院,源于创始人杨海金的一次经历。

“来鹤轩”

1998年前后,建筑商人杨海金在北大做项目时,得知北大一位教授在家中去世两天后才被发现,他的子女都在海外居住。这件事触动了他孝顺母亲的心弦,"要盖一个最好的敬老院给所有母亲。"他从小失去父亲,由母亲带大,由此立下宏愿。

之后,杨海金费时一年多,走访19个国家和地区,参观过40多个敬老院,了解老人的各方面需求。回到大陆后,他确定会员制模式,将目标人群定位为三类群体:一是退休官员和国企退休干部;二是大学退休教授,他们中不少子女居住海外;三是晚年希望落叶归根的华侨。

1999年10月16日,杨海金投入所有积蓄,约1.2亿元(人民币,下同),成立太申祥和山庄(国际敬老院)。做古建出身的他,在北京的昌平,为吸引老人入住,修建了一座七进院的王府花园。

杨海金认为,北京的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代表,王府文化可谓北京文化的核心,所以他倾力打造了这一个面积超过和珅恭王府的花园。

闫民川介绍,当时山庄是中国首家推行会员制养老模式的国际敬老院。成立之初,成为敬老院的会员,费用构成为:5万元、10万元、20万元其中一档押金;每天伙食费12元;每月的水电费和电话费。山庄不收取会员月费和年费,此外,入住老人还可领取每月100元的代金券补贴。

上交押金后,如果3年后会员想退出,押金全额返还。因此山庄的运营资金主要来源于杨海金的初始资金,缺少稳定的来源使得山庄运营得比较艰难。

两位老人从四合院内走出。

2006年,杨海金通过他的会员,闫民川的岳父认识了闫民川。当时,闫民川是皇城国医馆的负责人,医馆云集了多名前中国国家领导人的保健医生,杨海金看到后大为赞叹:"民川,你的医生团队都很好,但是你的环境和他们不匹配。这样,咱俩合作,我出地出钱,你出专家出品牌。咱们建立一个'太医馆'。"

闫民川被这个提议打动,2006年,山庄的太医馆正式开张,它的牌匾由中国第一任中央保健局局长王敏清题写。

太医馆也采取会员制,主要为35-55周岁的中青年政界、商界和文艺界精英提供"首长保健服务"。会员的年费分为两等,9.8万元和19.8万元。

闫民川介绍,太医馆通过向这些会员提供专职保健服务,每年医馆的经营可获得收入2000多万元,用以补贴敬老院开支。保健服务包括:疾病检查,航天员的功能检查(可以预测3年内疾病风险),中医九诊评估,国医泰斗根据检查结果进行健康评估制定一年的医疗养生保健方案,中西医专家进行疾病的治疗和调控,太医馆专职健康管家通过季度的保健、月度的保养和24节气的养生来维护会员的持续健康。同时,还提供北京10所医院的就医绿色通道服务。

太医馆建立后,不少太医馆的会员还把家中老人送入敬老院养老,也有敬老院的会员让子女成为太医馆会员,这样的良性互动,使得敬老院的会员数量大幅增加。

闫民川介绍,目前敬老院共有1000多名会员,其中400多名会员常住山庄。目前,排队等待加入的会员约30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