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五年,转变悄然发生——细数芦山救灾中的正能量

中央到地方反应迅速

震后第一时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作出抗震救灾指示。举国动员的集结号迅速转化为万众一心的救灾战。震后1小时内,国家各救灾指挥系统全部到位,启动应急响应并密切协同,解放军各兵种千里驰援;震后5小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便启程飞赴灾区,并在震中打着手电筒连夜指挥救灾抢险;震后次日,救援人员即已突进绝大部分受灾乡镇。

美媒评价:习李反应迅速 官民抗震成熟

《今日美国》称,中国领导人在震后迅速做出反应,有效地提升了政府形象。这些行动为政府在民众中赢得广泛支持。《联合早报》报道称,中国官方借鉴汶川地震救援的经验,这次的救援效率和统筹水平大有提升,民间的表现也更加成熟,

信息发布快速透明

汶川地震发生一年后,包括失踪人数的遇难人数统计仍未向外界公布,官方对于学生死亡人数这样的敏感问题更是讳莫如深。相比汶川,芦山地震灾区信息发布更为快速和透明。地震当天下午,首批灾区遥感探测数据已传给中科院对地观测中心进行解读处理;海内外民众可从电视或网络上及时了解灾情发展;伤亡数据的实时更新使社会避免了不必要的恐慌;新闻发布会迅速而高效。

不足:发布会依然教条化

4月20日,四川官方新闻发布会上,先逐个介绍领导,10分钟没谈一句灾情。

争议:患上“机构臃肿症”的中国地震机构

同一断裂带上再次发生7级地震,地震局却未能做出任何预测预警。地震局预测水平在5年之间没有明显变化。

科学救援 设备先进

芦山地震发生后,各路救援队集结灾区,“生命探测仪”已经不再像5年前那样被大家看成是罕见的设备。4月20日中午,湖北消防总队抗震救援突击队集结完毕,他们带往灾区的救援装备包括搜救、照明、破拆等器材装备5000余件套,其中包括生命探测仪14台,这支230人的队伍再加上12只搜救犬,组成1支重型救援队、5支轻型救援队。

反思:关注地震多发地带的房屋质量

5年前的汶川特大地震灾害已经让中国人有了一次惨痛的经历。在这样一个地震多发地带,房屋建筑是否具备相应的抗震标准和安全性能?即使是农民自建房,是否应该也有业界的安全警示和指导,并给贫困家庭适当的抗震补助?

民间力量崛起 微信、微博成新利器

与五年前相比,此次芦山地震中,民间参与的力度和热情空前高涨。志愿者是地震救援中不可或缺的民间力量。20日,震区附近邛崃的志愿者仅在地震发生8分钟之后,就开始组织一批救援物资运往灾区。与此同时,中国各地大量呼入的通话和短信需求让电讯通道瞬间堵塞,电话难以接通,微博和微信成为“科学救灾”的新工具和载体。

现象:尴尬的民间志愿者

芦山县龙门乡抗震志愿者总指挥王浩表示,很大一部分志愿者来自周边大学,他们没带任何食品和户外用品,只凭着一腔热情进入灾区,食宿都无法保障。本来龙门乡物资就紧张,这样一来反而添乱。专家表示,现在政府和民间力量之间是两张皮,统一协调不够。

社会更理性 媒体淡化煽情

从汶川到芦山,人们对社会理性有了更大信心。转型期的中国无疑必须面对各种矛盾,以焦虑对待沉疴只会积攒问题,以怨怼发泄不满只能撕裂社会。这5年,当“正能量”成为流行词,“建设者”成为首选项,中国社会开始向理性回归。“不要放纵感情一味煽情,也别肆意否定一味挑错”。

反思:网络谣言泛滥

全民抗震救灾之际,却有人在制造不实信息。23日,一则“西安20多名学生志愿者山上迷路失去联系”的微博消息引关注,结果事后证明,这其实是一位18岁女孩自编自导的“闹剧”。虽然网络对救灾帮助很大,但随之产生的谣言却带来了许多麻烦。

中国慈善进入多元化时代

震后救援期间,中国民间慈善开展的如火如荼。震后57个小时内,李连杰主创的壹基金共筹集捐款2316万4050元。民间慈善基金都在近几年成立,开展过大大小小的公益活动,积累了良好的口碑。它们普遍捐款门槛低,每一次募集的捐款明细、善款的使用情况、后期的回访都会向社会公布。同时,他们在救灾过程中的每一项举措都会在微博或官网上及时直播,方便网民互动与监督。

争议:红十字会遭遇信任危机

官微用“考察灾情”一词被批太官腔、向台湾红会收取500万元“买路钱”谣言甚嚣尘上、“中江县红会购买药品虚开发票”造谣帖被新炒……芦山地震之后,中国红十字会一直没有远离舆论中心。4月24日,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宣布“将于5月重查郭美美案”。